历史沿革

早期北方游牧民族历史的长廊 根河市境内发现的新石器时代岩画及早期北方游猎民族祭祀遗址,可以让人们真切的感受到曾经在大兴安岭森林中生活的北方游猎民族的历史印迹。 战国、秦代为东胡驻地,汉代为匈奴左贤王庭辖地,三国、两晋南北朝为鲜卑部落联盟东部辖地,隋唐时期为蒙兀室韦部落驻地,金代为扎答兰部和弘吉剌部驻地。 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 唯一饲养驯鹿的鄂温克人居住地 17世纪中叶,使鹿鄂温克人从俄罗斯的贝加尔湖流域的勒拿河一带游猎迁徙到额尔古纳河流域,一直在大兴安岭根河市境内游猎迁徙、放养驯鹿。他们在生发生活中缔造了使鹿文化、游猎文化、萨满文化、桦树皮文化,凝结了森林民族文化乃至人类早期文化的历史,触摸见证了中国北方原始文化的脉络。 中国与北极圈文化交流的窗口 敖鲁古雅使鹿鄂温克人是中国唯一放养驯鹿的族群,其奇特的民族文化与北极圈民族文化类型完全一样;使鹿鄂温克人将驯鹿的放养地域从北极圈延伸到亚洲的最南端——北纬52度。生活在这里的鄂温克人遵循“敬畏自然而遵从自然”的理念也正是北极圈文化的焦点理念。 内蒙古唯一的纯林业都市 全国森林笼罩率最高的旗县市 20世纪50年代,国家作出开发大兴安岭的决定,大批林区开发建设者从全国四面八方来到中国冷极根河,顶风冒雪,战天斗地,形成了突破“高寒禁区”的大兴安岭精神。随着林区的开发建设,根河市逐渐兴起并累计为国家提供6300多万立方米的木材,为新中国建设做出了积极孝敬。根河市是大兴安岭的生态焦点区,把生态立市作为第一项事情重点,绿色生态工业将成为根河市最大的工业。在执行生态掩护和经济转型总体计划历程中,正以文化的视角、工业的思维来重新审视这片沃土。刷新传统的森工文化、掘客神秘的使鹿文化、整理古老的游猎文化、彰显鲜活的生态文化、开发独占的冷极文化、弘扬悠久的历史文化,努力实现文化软实力增强,社会稳定生长、经济乐成转型。以其华美的姿容和优越的生态价值,屹立于我们伟大祖国的北部边疆。 三国、两晋时期,大兴安岭工具皆为鲜卑人的辖区和势力规模。    北朝时期(公元386年至581年),大兴安岭以东漫衍着乌洛侯等室韦诸部。太平真君4年(公元443年),北魏朝廷凭据乌洛侯人的陈诉派中书侍郎李敞到“祖庙石室”祭祖,并在石室刻有“祝文”(该“祝文”由呼伦贝尔盟文物所米文平等人于1980年7月30日发现)。“祖庙石室”厥后被称为嘎仙洞,嘎仙洞距根河境域直线距离仅100公里。证明此地域为拓跋鲜卑始祖恒久栖息之地。    隋朝时,突厥逐步衰落,东北部的室韦、靺鞨各民族尚未形成强大的实力与之抗衡,他们也都被中原地域的古老文明和隋朝的强大所吸引。于是,派人员朝贡,请求封爵。隋朝在边远地域设立羁縻府、州予以治理。呼伦贝尔地域为室韦民族领地。此时,室韦曾派使臣两次朝贡。室韦酋长于大业年间曾随同突厥启民可汗在现呼和浩特北部的启民牙帐中参见了隋炀帝。室韦分为5个部落,即北室韦、南室韦、钵室韦、大室韦、深末怛室韦。根河流域生在世深末怛室韦部落。    唐时期,在室韦地域设室韦都督府,并任命少数民族部落首领为都督。室韦分为20余部,居住额尔古纳河沿岸者为西室韦、大室韦、蒙兀室韦。蒙兀室韦,生活在大兴安岭北麓、额尔古纳河下游以东地域,即主要游牧于今额尔古纳市、根河市境内。朝廷在东北设立“平卢节度使”,以军事实力控制局势,边疆稳定,经济得以生长。此时,室韦诸部与唐朝关系越发密切。今嫩江流域及大兴安岭内外均纳入唐朝国界。    7~8世纪,大兴安岭以西地域曾先后被突厥人和回纥人占领过,为突厥汗国和回纥东部边地。9世纪末和10世纪初,岭西地域逐渐成为乌古敌烈及塔塔儿人的驻地,大兴安岭岭东地域成为契丹人的势力规模。    辽朝(907~1125年),是中国五代十国和宋朝时期以契丹族为主体建设,统治中国北部的封建王朝。辽朝原名契丹,后改称“辽”。公元907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统一契丹各部称汗,国号“契丹”,918年定都临潢府(今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南波罗城)。936年南下中原,攻灭五代后晋后改国号为“大辽”。983年改为“契丹”,1066年改为“大辽”。辽朝全盛时期领土东到日本海,西至阿尔泰山,北到额尔古纳河、大兴安岭一带,南到河北省南部的白沟河。大兴安岭岭东地域归上京道东北路招讨司统领,大兴安岭岭西归乌古敌烈统军司统领。    金代,大兴安岭岭东地域归蒲与路统领,大兴安岭岭西地域归东北路招讨司所辖。    公元1214年,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草原后,大兴安岭岭西为其大弟弟拙赤·哈萨尔和二弟合赤温·额勒赤、三弟贴木哥·斡赤斤及德薛禅家族的封地;大兴安岭岭东地域厥后也逐渐成为贴木哥·斡赤斤的封地。今黑山头镇古城遗址即拙赤·哈萨尔故都。    元代初期,呼伦贝尔地域仍为诸王封地。1288年至乃颜、哈丹叛乱平定后,诸王封地纳入行省,大兴安岭岭东地域划入中书行省泰宁路、辽阳行省山北辽东路和黑水府达达路,大兴安岭岭西地域划入岭北行省和林路。    明朝建设后,北元(蒙古汗国)退守蒙古草原,并以察哈尔部为宗主部继续统治蒙古草原,呼伦贝尔为北元东境。1439~1454年,迁徙到呼伦贝尔的为蒙古族阿鲁科尔沁、四子、乌拉特、茂明安四部。大兴安岭东麓为阿鲁科尔沁部牧地,其余三部牧地在大兴安岭以西直至尼布楚的辽阔草原上。 十五世纪初,明朝在领土地域设置都司、卫所进行控制。呼伦贝尔地域由奴尔干都司下设的一些卫所统领。岭东由布尔哈卫、阿伦卫等统领,岭西由斡难河卫、坚河卫、哈刺孩卫及海刺儿千户所统领,根河地域为坚河卫统领。    1616年,后金建设。1630年和1633年,居住在呼伦贝尔地域的阿鲁科尔沁、乌拉特、四子、茂明安部先后归服后金。1635年前后,凭据后金政权的指令,生活在大兴安岭岭西地域的乌拉特、四子、茂明安三部陆续向西南迁移至乌兰察布草原,阿鲁科尔沁部前往赤峰市。    顺治年间(1644—1661年),沙俄军队入侵中国黑龙江流域的宽大地域,世代居住在那里的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等族人民被迫迁至黑龙江南岸的嫩江流域居住。他们在诺敏河、阿伦河、音河、雅鲁河、绰尔河、济沁河流域从事简朴农业和渔猎生产。为了增强治理,康熙年间,清政府将达斡尔人编为3个“扎兰”,将鄂温克人编为5个“阿巴”,直属清中央政府藩院。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清政府在嫩江西岸宜卧奇后屯设立布特哈总管衙门,设副都统总管。《中俄尼布楚议界条约》签订,确定额尔古纳河东岸属中国,西岸属俄国。    雍正五年(1727年),沿额尔古纳河设置18座卡伦,治理边务和内政。雍正年间设呼伦贝尔副都统府。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设吉拉林设治局,治理境内行政、边务事宜,1912年废。    1920年,设室韦县和奇乾设治局。    1921年,奇乾设治局改奇乾县。    1930年,室韦县府由吉拉林迁至河坞(今苏沁乡)。    1932年12月,“满洲国”民政部将室韦、奇乾二县划归伪兴安北省统领。    1933年1月1日,“满洲国”取消室韦县和奇乾县,改为服务处。同年7月12日,将原室韦县境划为额尔古纳左翼旗(习称东额旗),旗公署设于奈勒穆图(今三河镇);将原奇乾县境划为额尔古纳右翼旗(习称西额旗),旗公署设于吉儒穆图(今奇乾乡)。    1945年8月9日,伪满政权垮台。8月10日,苏联红军进驻三河街并建设了维持会。    1946年,经呼伦贝尔自治政府批准,建设了额尔古纳左翼旗公署和额尔古纳右翼旗公署。 1947年11月,中国共产党派呼伦贝尔事情团进驻三河街。    1948年2月16日,经内蒙古自治政府批准,将额尔古纳左、右翼两旗合并为额尔古纳旗。旗政府设在三河街(今额尔古纳市三河镇)。    随着大兴安岭林区开发,根河镇、好里堡镇、得耳布尔镇、金河镇、牛耳河镇于1955~1959年相继建设,1961年8月以前由喜桂图旗代管。1961年8月,额尔古纳旗政府迁至根河镇,接收了原喜桂图旗代管的根河、好里堡、得耳布尔、金河、牛耳河5个镇和阿龙山、满归2个地域。    1966年4月1日,国务院批准取消额尔古纳旗,设额尔古纳右旗和额尔古纳左旗。额尔古纳左旗政府设在根河镇。    1969年8月1日,额尔古纳左旗随同呼伦贝尔盟划入黑龙江省。1979年7月1日,额尔古纳左旗又划归内蒙古自治区。    1994年4月28日,国务院批准取消额尔古纳左旗,设立根河市。
触碰右侧展开
全国分布
黑龙江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湖北 湖南 广东 海南 四川 贵州 云南 陕西
甘肃 青海 台湾 广西 内蒙古 西藏 宁夏 新疆